Atheism.

[轩泽]星辰冠冕赐予荣耀.
CP向多而杂,沉迷MAR无法自拔。
主DH.Jarny.EC.Gamquick.DJ.HW(大概。
南国纯血预言师(…)

【瑞嘉】咖啡因

#特别短的没有任何营养成分的小甜饼x.(?
#大概是场描练习(。)并不明显的学院paro.
#恋人设定.螺丝视角👀



“嘉德罗斯,不能总窝在这里喝咖啡。”


缓缓的将头从手臂弯处抬起,眯起狭长的眼眸用审视的目光把面前那人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实际上是在迫使自己聚焦罢了。

-虽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也只有他了。


面前放着一杯不知何时端上来的咖啡,大概是店长看我睡的太熟便没有叫醒我。袅袅白烟从骨瓷杯中飘出,在空气中渐渐消散。

午后的阳光实在过于惬意,不自觉的就趴下来睡着了,或许是连着几日熬夜复习,疲惫不堪,等到彻底考完解放,倦意袭来。


“呜…。”

从喉咙中含糊不清的挤出一个音节算作应答,干涩之感夹杂着睡眠不足所带来的困意一并席卷脑内,混沌不堪的侵扰每一根神经。

曲起指节勾住杯把,胡乱的灌了几口咖啡。

…是甜腻的卡布奇诺。

被咖啡浸染过的奶沫与口中余留的淡淡苦涩香甜使反应迟钝的大脑做出判断,这才后知后觉的抬起眼皮重新注视着对方。


——格瑞。



“噢…是你啊。”

正式的应答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才从世界彼端传回,不大不小的声音伴随不远处几声清脆的啼鸣。

“有什么事吗,格瑞?”


好累、
…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被动的屏蔽掉呼之欲出的答案,几秒钟前脑中闪现的景象正与此刻重合。




“陪我出去走走吧。”

一模一样。他启唇发出的微弱气音,每一个口型,每一个音节,语气平淡的好似月下毫无波澜的海面,说话时眼角轻微弯了弯——都和想象那般如出一辙。



“…好啊。”
我听见我这么说道。





-反正啊,都是不可能的。

【维赛/赛维】HP AU的没营养小段子

#正文以前的小段子模式ON.
#撞梗…算、算我的锅.
#大写的OOC.
#蛇院维/狮院赛. 斜线无意义.

不深究,临时产粮.可以接受就请往下吧↓



1.
赛科尔讨厌所有的课,所以他什么课都逃——除了飞行课和斯莱特林合班上的课。
真的,稍微有仔细观察一下这位“品行恶劣的坏学生”的出现次数你就能知道了。他所谓的上课都只是该死的恶作剧而已。
你问我原因?
…不清楚。


2.
经过调查研究发现,赛科尔·路普先生除了飞行课拿了个O以外,其余课程全部为A,包括经常与斯莱特林合班上的魔药课。
所以,鬼知道赛科尔在魔药课上都干了些什么?噢,鬼还真的知道,不仅仅是校内的幽灵,几乎同年级甚至高低几个年级的都知道——不是睡觉就是恶作剧,他看上去真是乐在其中。
而魔药课教授则对于赛科尔在他手中和其他教授的课程相比较高的出勤率以及课堂上的表现状况,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3.
好吧好吧,这个话题真是得到了意外多巫师的兴趣。因为路普先生和你们的学院男神走得很近的缘故?噢拜托,经过这一星期的观察我总觉得我又知道了不少消息。
梅林的四角内裤啊,我的眼都快瞎了!


4.
对,关于你们学院男神克洛诺先生,维鲁特·克洛诺,公认的四院男神,有传闻还说他是那位“害群之马先生”赛科尔·路普的竹马。


5.
我知道你们对这些一点也不惊讶,这点破事儿早在四学院传遍了好么。


6.
返回来说正事。
…啊不,在这之前果然还是想提一下赛科尔的魁地奇技术。
讲真,我怀疑若不是他经常性的翘课,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找球手绝对是他无误了。他的技术比现任找球手要好得多!


7.
你们都知道的,维鲁特可没有加入斯莱特林魁地奇队。
真的,他只是作为蛇院的魁地奇队的指挥而已。不得不说,他们魁地奇队队长真是个…奇怪的人。


8.
要我说,如果是赛科尔加入狮院的魁地奇队当找球手,格兰芬多赢定了!
别说什么四连冠,那对斯莱特林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9.
噢,有人似乎反驳了我的观点。


10.
不过这没什么,因为在今天的魔药课上…我的眼…。
咳,就当赛科尔准备往维鲁特搭档的坩埚里倒入某些奇怪的东西的时候,维鲁特一只手摁住了他,似乎在警告他。
梅林的臭长袜,我以赛科尔的飞天扫帚发誓,我绝对看到了他嘚瑟的笑。学员男神这哪里是威胁的样子啊我总觉得我看出了一些别的什xhwikandjwolamnf






…。
没了。









——————
赛科尔·路普先生自此在课堂上现身,总会感受到来自四周包含各种深意和复杂情绪的目光。

【坡乱】1.19爱伦坡生贺

#琴弦上的温柔与琴键上的伤痕.
#1.19爱伦·坡生日快乐.
#乱步视角.
#ooc慎.

暖色的灯光从穹顶撒下,厚重的红色幕布前是一块带着星星点点的纱织。一架几乎令人移不开眼的三角钢琴摆在舞台中央。STEINWAY家族系列波士顿第二代演奏版钢琴,音色清晰,低音深沉清透,高音清脆宏亮。由非洲梨花木制作而成的琴壳内部以及光泽饰面,而玫瑰金色的铸铁版显得更加高贵。
华丽而又昂贵的钢琴,只有技艺高超的钢琴家才配得上。每一位挑剔的钢琴家总会对一架钢琴进行反复的挑选——并不是昂贵就是好,需要的是适合。

眼下这架三角钢琴确实十分适合。
评定一架钢琴优异与否,就是看它能在多大程度上毫无干扰的表达演奏者独特的幻想,让在指尖与空气中流淌的音符之间没有任何障碍。
这实在是不多见。
那是一种惊异的美,甚至让人难以置信。钢琴的美感或许都在此一一呈现。庄严而又梦幻的黑金交织,低沉而又婉转的旋律曲调。

可以说,一架音色极佳的钢琴对任何一位钢琴家来说都是个致命的吸引。
不,我可是一个另类的钢琴家。

最吸引我的,是那个有着一头杂乱的深色发的小提琴手。他并不引人注目,甚至可以说是毫不起眼。但是或许就是那么不经意的一瞥,便使我深深的记住了他。

绝不能让他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个普通的过客。
——————
每一场的交响音乐会,总不能缺少的也是最不缺的就是小提琴手。可以称得上一抓一大把。但是钢琴家可以称得上是独一无二了,至少在这个交响乐团内,我便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当那只骨节分明,干净修长的手伸到我面前时,我愣了一下。然后是一句几乎微不可闻的类似于自我介绍的话语,
“埃德加·爱伦·坡,多指教。”
出于礼貌,我还是回握了下他。
“江户川乱步。”
他的手型很好看,手上还有薄茧,但是…看样子不仅是一位小提琴手,还经常进行写作。一边握手的同时,也习惯性的去试图窥探对方的“小秘密”。比如从握手的姿势、动作,手中的茧,我便可知其一二。这也是我的兴趣之一。
松开手的时候,我看见了淡色的墨痕。我了然的轻轻点头,算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哈…无需猜测,答案都摆在眼前了。
这时,我才有空去仔细观察一下对方的长相。
他略微颤动的鸦睫似乎在告知着我他的紧张,我也没有想那么多,便直接问了出来,
“你很紧张?”
“没、没有…。”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将这对话进行下去,只得撇了下嘴角,就这么把他晾在了一边,转过身去继续练琴。

后来是在开会时才“偶然”听到了福泽先生向我们说明了他的身份——一个新来的小提琴手。
好极了,我的猜测几乎完全正确。
接下来,我便兴致缺缺的盯着桌子发呆,也没再管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现在想来,或许这是个很糟糕的初见。
——————
流利的花体字自笔下倾泻而出,银色的笔迹在结尾处轻轻上挑,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该死的,每次演出结束后都会有签售会。不耐烦的动了下,肩上就感到不轻不重的按压,身后那人散发的严肃的威压让我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当然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重新挂上那副漫不经心的假笑,拿起那支银色的签字笔在光滑质感的唱片封面上十分潦草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呀,福泽先生。
似是不经意的瞥见身边那个小提琴手——三年过去了,他在乐团内也成长了不少吧。
我向他投去了疑惑的眼神,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是如此无趣的事情为什么可以做到如此的专注和认真?
他睫毛长颤遮掩着眼眸隐藏情绪,回给我一个似以安慰的微笑。噢,大概没有笑吧,可能是我的错觉。

碍于福泽先生,我只得继续麻木而又机械的签着字。还得时不时和对方合个影。一直保持着那副假笑我甚至觉得我的面部神经会就此损坏。

令人刮目相看啊,坡君。
——————
我们之间真正有交集大概是在那个宁静的夜晚。

悠扬的旋律伴着钢琴不紧不慢的节奏,回荡在耳边。时间仿佛就在那一刹停下。
余光瞥见对面那栋洋房的阳台上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形。月光轻抚他的脸庞,为他披上透明而又圣洁的纱织。
因为走神,手忽的一抖按错了一个键,一个不和谐的杂音中断了琴声。对面的小提琴声也是一颤,随即在一个华丽的转音之下——像是一个带着歉意的临时谢幕,戛然而止。

对方这才从梦中醒来,略微的一抬头。我就这么站在相对面的阳台上,勾了勾唇。
他拿起小提琴的时候,他专注的侧脸,澄澈的双眸,和持琴的修长手指,美好的像一幅画。
左手把琴,右手执弓,一切声音仿佛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一片温柔的静谧。

在看到我时,他似乎显得有些惊讶。我只是狡黠的眯起冷绿色的眸子,随手从那本记录日常片段的琴谱上撕下空白的一页,潦草的花体字透过浅绿色的墨水渗透在纸上,手指一翻一折——是一架简易的纸飞机。
单手撑在阳台的冰冷的栏杆上,双指捏住飞机下端,轻轻向前一抛。或许是天意吧,那架纸飞机穿过街道,在对方的阳台上稳稳的停落了下来。
我不知道这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在他讶异的眼神中转身走进了房间内,身后的阳台被一幕厚重华丽的帘子给遮住了。

或许,琴声交汇为心意相通。
——————
黑白跳动的音符奏响了人生最华丽的乐章。如于我用最粗糙的文笔去记录下来。
自那日往后,我的日记全部变成了一架一架的纸飞机,没有飞出去,全部完好无损的保存在一个木色的华丽小箱子内。箱底是一封信和一张完成了一半的乐谱,没有署名,也没有收件人。
箱子也至今没有人打开过,因为落了锁。密码很简单,就是他的生日。
我并不对此表示遗憾,但当我人生中最后那个音符落下时,我的帷幕也随之落下。


午后的阳光很明媚,躺在床上的青年终是闭上了那双摄人心魄但却空洞的冷绿色双眸。他的笑容脆弱而又绚烂,还带着一丝异样的骄傲和释然。他白皙的手中紧握着一枚书签,一枚银白色的羽毛状书签,没有繁复的花纹镂刻,十分简洁利落。这枚书签陪他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刻。
今天亦是他的生日,亦是我的祭日。

目光交错间,没有伤痛也没有白驹过隙。

那个秘密,终是陪伴着他入了天堂,永远埋藏在了地下。
渡鸦来送葬了。

悲哀的灵魂将重新回归天际。
送葬的镇魂曲也将再次颂唱。

——————
【莫名其妙就BE了但请相信这不是我的本意…???!!】
【因为赶时间所以写的十分潦草…。】
【最后,祝坡君生日快乐!!!】

【Welcome to the Night Apartment.】
这是个十分简单的群宣。

先生们,小姐们,你们好。欢迎入住晚安公寓。呃…门牌号,噢抱歉差点就忘了呢。多谢提醒。
咳,538274300 ←这就是门牌哦,记住了吗?
没有啊…没关系多来几遍!
538274300
538274300
538274300
这下总记住了吧?
嘿嘿,公寓里都是些奇怪的人呢,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拒绝严肃(笑/.
真的不考虑进来和我们一起玩玩吗,邀请函奉上,随时欢迎您的到来(鞠躬/.

【NYSM】消失

已经在一起前提*
“依赖型”Jack*(其实并没有/.
OOC有x
想产粮很久了然而直到今天才…
脑洞来了随手一发,有什么不对的忽略就好。
撞梗的话…算我的锅??

——————
“Danny?”
“Danny??”
“Daniel?!!”
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啃着薯片的Jack头也不回的叫着那个他每天都要叫的人的名字。
意料之外的,他没有听到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及一声无奈的“Jack.”
这是Daniel消失的第一个小时。

“噢嘿Lula,回来了?”
“Yet,What are you doing?”
“As you can see.”
Jack耸了耸肩,忽略了Lula意有所指的看向一旁空了的零食袋的眼神。
“God!Jack那可是这一周的零食定量,你不能全吃了!!”Lula随即尖叫。
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的Jack冷静的伸出手指舔了舔上面的零食屑,将袋子堆在一旁,回给Lula一个理所当然的眼神。
这是Daniel消失的第二个小时。

“Jack,Are you ok?”
“Fine,I think.”
Jack依旧保持着那副无所谓的表情,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内心的不安。
不能让队友担心。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抱着这种想法的Jack拿起了手边的马克杯,一边喝了口水,一边看着Merritt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真的,Merritt.你不信可以去问问Lula.”
就是因为Lula觉得你不对劲所以才让我来问问你的。
Merritt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嘴上却说道:“没事就好。有事尽管说出来,我们完全不介意做你的树洞。”然后在以后嘲笑你一番的。
这是Daniel消失的第三个小时。

“Err…Lula?”
“我在,Jacky boy.发生什么了?”
“…你知道Daniel,去哪了吗?我是说…我想大概需要问一问?毕竟一大早起来就没有看见他…”
Jack手忙脚乱的试图辩解着什么,但是看上去效果并不是特别好——可以说是很糟糕。Lula偏头笑了出来。
“Jack…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也不知道。”Lula咬了咬自己的舌尖,想让自己看上去稍微严肃一些。
“Well…”
这是Daniel消失的第六个小时。

Jack感到心慌,抑制不住的颤抖从心底蔓延到全身,仿佛下一秒就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待到他冷静了那么一点后,Jack才回想起,这是他和Daniel在一起后第一次两人分开这么长时间。
而且还是在没有提前打过招呼的情况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Jack抬起头来无神的盯着墙上的时钟,看着秒针转过一圈又一圈。
Daniel.
Daniel.
Daniel.
这个名字一直盘踞在他心头,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他想他想的快要发疯!
烦躁不安的最好表现就在于桌上那个可怜无辜的苹果——上边插满了Jack飞出去的扑克牌。
这是Daniel消失的第十二个小时。

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Daniel看着缩在沙发上把自己团成一团的Jack不禁轻笑。
踩着散落满地的扑克,控制狂先生走到沙发前轻柔的抚摸了下他的男孩,嘴角微微上扬。
“唔…Danny…?”
Jack半眯着眼睛胡乱的抓住了在他脸上作恶的那只手,蹭了蹭后闭上眼睛,安心的再次睡了过去。
“睡吧,Jacky.”
Daniel发誓他绝对没有想吵醒Jack的意思,只是俯下身去吻了吻男孩的额头。
I'm back.
——————
END.

神官与渡鸦

架空平行世界全员已死设定*
暗含疾雨瑞耀*


渡鸦,一种象征着皇权的生物。
旧时代*,格莱尔家族的家徽上就印有渡鸦。但是神官本人则亲口承认他对渡鸦没有什么好感,就像对他的父母一样。他对于父母唯一的印象只有渡鸦——灰暗十字架上的。
阴森的墓地一直是耀修内心的一个死结。
歪斜的十字架至今为止依旧伫立在旧址的后花园,或者称为后葬园更为贴切些。那里曾是渡鸦经常光顾的地方之一。

“渡鸦之城”莫迪利斯,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只渡鸦在空中盘旋,四周弥漫的阴郁。
是的,莫迪利斯,的遗址。似乎这就能解释“渡鸦之城”的由来。
真正的莫迪利斯早在战乱中被抹去,这里也是格莱尔家族初代所在。

“故国焦土之上的墓碑、残垣、黄昏,野草乱枝,荆棘丛生,好比是存在之孤独的象征。”
“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我对于渡鸦的厌恶。”
“新的时代终会来临。”
耀修在纸上写下这几句话。
早已泛黄的牛皮纸不知究竟束于高阁多久,也不知还要再束之多久。或许一把火就会结束这一切。
“莫迪利斯,曾经的‘阿卡迪亚’,现在的‘渡鸦之城’。黄昏早已在那里烙印下永不褪去的痕迹。”
“我将那命名为‘神的遗迹’,那儿终究是我最后的归宿。”

是归宿,不是家。
在神官的记忆中,早已没有了家这个概念。
就在瑞恩死后不久。
“我向往着永夜,而非黄昏。”
“就像是吸血鬼永远无法欣赏最美的黎明日出。”
这点上,他和瑞恩达成了共识。
无数个寒夜,点燃的火把灼烧了耀修的双眼。发梢的那抹银色终于开始吞噬耀眼的金色。*刺痛的鲜红自寒冷的匕首滴下。这是渡鸦“永不复还”的诅咒。*

帕泽尼亚曾经归结过耀修的一生:他一直追寻着记忆中的阿卡迪亚,也就是“神的遗址”。
他还打趣的说道:“耀修即便是否认也不得不接受‘渡鸦使者’这个身份。这一点也不是在赞美他,对他而言,那是耻辱。”
就像是回忆录里耀修自己写道:
“只有翱翔于蓝天的鹰才能证明我的存在。他们一直在尝试着征服天空。”
这样就能解释耀修一个无神论者却被冠以了“神官”的名号。
格莱尔家族是旧贵族,因为耀修是无神论者的原因,十二岁被从家族中除名。
少有的,他逃过一死。否则他将成为后花园众多十字架之一,也无法被世人所知。
显然,“耀修”是在他离家之后改的名。
没有人知道神官的原名究竟是什么。
随着他的死,这个秘密也永远埋葬于地下。

“它们朝着教堂飞去。几个月以来,一直盘旋在教堂的穹顶上方。因为它们只在月夜出没,不少迷信都和它们联系在一起,但是没有任何诱因会使它们回到圣塔内。”
“月夜下收割灵魂的死神。”
瑞恩的的字迹随着墨迹已干,印在了泛黄的书页上。
上面还有被细细描过一遍的痕迹。
但是很明显,描摹的那人并不适应瑞恩飞扬的字迹。
“是耀修的花体字。”帕泽尼亚在看了一眼之后迅速下了结论。“你看,字母的拐角处有不明显的弧形。这是他写字的习惯。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化呢。”
帕泽尼亚轻笑。
但是帕泽尼亚还是忽略了书角微小但写的很认真的花体字:“灵魂被禁锢于昏暗的天幕之下。”
像是对于瑞恩那句话的回答,又像是别的什么。
如果帕泽看到了,他会想起瑞恩曾在“序曲”中写下的:邪恶或者先知的代表,是鸟类亦是恶魔。
这句意义不明的话语似乎在嘲讽着渡鸦,但是实际上文字底下所暗藏的预言性的警告却“恰好”被耀修所撞见。
以另一种方式在警告自己,耀修不禁哑然失笑。

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接到瑞恩的死讯,赶到他身边时已经有人在陪他了。
是一位叫做埃琳的小姐。
至少耀修表面还是表现的十分礼貌。对方是雷西亚家族的后裔。基本的礼貌还是必要的,即便是没落的贵族。
雷西亚家族。耀修在心中冷笑一声。连这个时候也不忘攀关系吗。
“小姐是来殉情,免逃一死吗?”耀修还是忍不住出声讽刺。随后赶到的帕泽尼亚根本来不及阻止。
“耀修先生误会了。”埃琳·雷西亚提起裙摆,浅浅的鞠了一躬,“我只不过恰好经过。”
“行了耀修。去休息一下吧。”
帕泽尼亚赶忙说道。他很难保证下一秒耀修就准备去找雷西亚家族好好算算账了。
雷西亚家族只是个没落的家族。
和原来的工会一样。

耀修很快就厌倦了灾难带来的创伤,恐惧之中掺杂了兴奋的气息,危难如末日般壮丽。
“生与死之间的高墙不再是那坚不可摧的样子,渐渐变得稀疏起来,在那个9月,它就如一张纸片一般,人也变得透明。只有他们的内心,冥冥然闪烁着的火苗,才能将他们定位。”
“他们不希望在今夜死去,更何况自己的生生死死将不为人知。”
因为送葬者,是渡鸦。
耀修叹口气,将羽毛笔再次放下。
他已经目睹了太多人的死去,伤痕累累的内心早已麻木。
因为预言中的将死之人,从来不是他。

很快,他也迎来了他漫长人生中最后一次参加的葬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人才是殉情。
他们两个是少数不多一生都在战场上的,更何况还有一个是学者——疾风和雨果。
接到渡鸦传来的死讯,耀修的内心猛的一抽。最后还是释然的笑了。是啊,连他们也都死了,我也差不多了。
望向窗外,已是黄昏。远处的钟楼传来的第六下钟声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渡鸦的叫唤声使得耀修不得不重新面对他所不想面对的现实。

葬礼是在他的主持下举行的,就在教堂内。他们死后和瑞恩他们葬在了一起。
那个墓园是耀修特意修建的,就在原来的工会遗址上。
他们死后也会在一起。
白玫瑰依旧盛开。

墓园中已经伫立着二十个十字架。
墓碑上的铭文铭刻着他们辉煌的过去。
还差两个。
雨滴打湿了娇嫩的花瓣,几片花瓣已经随风飘舞落于不远处。
雨幕中,那个身影再次孤独的退去。
身后是那片安静的墓园。

圣塔中禁锢着二十个孤独的灵魂,二十只渡鸦在落满灰尘的王位上平静的注视着一切。
他们相信,空下的两个位置很快就会被补上。
悲哀的灵魂将重新回归天际。
送葬的镇魂曲也将再次颂唱。

————END————

Gamquick的26个字母

有甜有虐,结尾略高能注意*
可以接受请往下,祝食用愉快x.

——————

ablepsia 失明

Peter无法在战场上找到Remy了。


baby 婴儿

“Cher,你觉得以后我们的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前提是你生的出来或是我生的出来。”


chess 国际象棋

“Remy你快点!Dad和daddy已经回书房下棋了!”


delicious 美味的

Remy在Peter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也享用了一顿独属于他的美味的“晚餐”。


enjoy 享受

一个美丽的下午,一棵茂密的大树,两个年轻人和三只可爱的小猫。
还有被遗忘的野餐篮。


fast 快的

Peter的速度很快。
但即使他的速度再快,也有赶不上的时候。


gift 礼物

“新年快乐,My sweet.”
“新年快乐!Remy我的礼物呢?”
“有我还不够吗。”


home 家

只要有对方在的地方,哪怕是再简陋不过的小木屋,对他们而言,那便是家。


important 重要的

Peter对于Remy来说很重要。
Remy对于Peter而言亦是如此。


joke 笑话

Peter的死是Remy一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但是他却不得不相信。


kill 杀死

Peter不会杀死Remy。
因为他舍不得。


leave 离开

“你会离开我吗,Remy?”
“不会,永远都不会。”
男人吻了吻怀中人银色的发梢。
……
“可你还是离开了啊。”
怀中人笑着哭了。


message 消息

Peter一直在等待着Remy胜利而归的消息。
可是等待他的却是对方死亡的噩耗。


never 从不

He never forgot him.


onion 洋葱

Peter很讨厌吃洋葱,也不喜欢洋葱的味道。


pet 宠物

Oliver,Lucifer and Figaro.


quick 快的

Quicksilver.


race 竞赛

很少有人愿意和quicksilver赛跑。


save 救

“You save my life.”he said.


think 想起

每当Remy想起自家恋人时,嘴角总会微微上扬。


use 使用

Remy会使用扑克牌和金属棍作为武器进行战斗。


vacation 假期

Remy和Peter总会在战后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wish 希望

Peter曾一度是Remy活下去的希望。


xmas 圣诞节

他们度过了一个人的圣诞节。


young 年轻的

Pietro·Maximoff
Remy·LeBeau


zoo 动物园

事实上,Peter从未去过动物园。
这件事被Remy知道后,本来想在儿童节给自家恋人一个惊喜。
但是在儿童节的前一天,
Remy在任务中意外死亡。

——————
END.

好了有时间就准备去写和M子联文的那篇过去与未来的现在……很好我已经是咸鱼了!
ps满脑子都是老Remy我码不下去了啦!!!

过去与未来的现在【牌银 Remy Etienne LeBeau/Peter Maximoff】

大魔王表示我不背锅……好好好我承认我坑多还没填orz

Mercular-悬椁:

#所有角色皆属于Marvel而不属于我,当然OOC是我的锅
#为了这篇文章里的一切故事能够合理的存在,我恳请你们忽略我如山的私设和BUG
#第一次写欧美同人,文风可能比较清奇,如果遇到不爽的地方,请一定要狠狠的骂我
#副CP有可能有狼队 天使夜天使 EC 等等,但是大多只是提及
#这篇文的原定计划是合写,和Areas大魔王一起(但这家伙坑太多了我就先写起来了)
#最后原梗的原梗来自 @SCOTTAN_ 的可怕睡前故事
序章
  “从原理上来说运用这种物质的力量可以把人传送到时空的任意一个地方,甚至是是史前世界。不过这项发明并未完善,”Hank 满意的扫视了下方忙着记笔记的学生们“这种M物质具有很高的不稳定性和可重塑性,”他的目光在神游天外的Peter身上停顿了一下,随后又无奈的转过身继续在黑板上板书“它的分子结构和我们之前课程里介绍的物质规律一致,只是每次打散后重组会出现不规则递增从而......”


在他背后Peter毫不掩饰的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


在看完了第十二本漫画,把自己随身听里的音乐来来回回的播放了不下二十遍顺便吃完了藏在桌肚里的所有的零食后,快银决定出去走一走。


去看看教授和自己的爸爸下棋【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出现在教授的茶室里】或者去嘲笑一下正处于掉毛期的Warren又或者蹲蹲墙角观察观察又因为莫名其妙的小破事儿在仿佛下一秒就要【滚上床去】干架的氛围里吵架的Logan和Scott顺便帮帮忙给他们换一个更加符合气氛的姿势做做好事什么的看上去像是很好的选择。


这么想想人生还是十分有意义的嘛,银发的变种人小伙子以一种悠闲地姿势在走廊上横冲直撞,还随手从路过的Bobby手里给自己顺了个Twinkies。


当然他的整个闲逛计划里并没有出现过实验室这个选项,实际上,在过去的一整年里Peter都没有进过实验室,在他未来的构想里,也压根儿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然而在迅速路过实验室大门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在里面流窜的银色流体,处于同色相吸或者其他不管是什么的莫名其妙原理的趋势下他鬼使神差的溜了进去。


当然啦他的本意绝对不是“嗯这个东西这样子到处飘应该会很危险我应该马上查明情况然后报告给Hank”而是“哇这个东西这样子到处飘看上去好危险好酷啊让我先玩一下再告诉其他人”。


很好这很快银。


所以接下来他在奇怪的银光闪过之后消失的事情。


大概也很快银。


这是一个很短很短的小章节!放上来看看反响来着……基本上是一个有脑胜无脑的欢脱温馨向故事,虽然gambit还没出现但是确实是gamquick没错啦……有小天使们喜欢这个梗和我奇怪的文风嘛?喜欢我就继续写了www
大致就是一个因为时空错乱而快银成灾的故事……

【太乱】劫

画风有些黑暗请注意(?)
囚禁梗*
短篇
短篇
短篇

OK,食用愉快x


——————
脑内一片混沌,就连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都带着热量,闭眼就是一片混乱。

名侦探躺在洁白的大床上,麻木的进行着一呼一吸,来勉强维持着自己的意识。呼出的热气连自己都感到烦躁。江户川乱步如是想。

铁制的锁链从床头绕至床尾,尽头紧紧的锁住乱步的手腕。原本细小白皙的手腕被铁链硬生生的磨出了伤痕。伤口已经愈合结痂,但不出三日,又是一片血肉模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他尝试着做过那所谓的无用的挣扎。换来的只是每次精疲力竭倒在床上,无力地看着面前那个穿着修身风衣的黑发男人笑着。

笑容很平淡,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味。但是那漆黑的眸子深处,饶是聪明如乱步,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面色发红的平躺在床上喘息着。江户川乱步不止一次想过要自杀,但是他做不到。他是一个被囚禁起来的人,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在这期间,他把能想的全部都想了一遍,包括他最讨厌的人和他最喜欢的人——太宰治。那个把他囚禁在这儿人。

他每天只能靠着注射药剂使自己强行入睡,醒来之后只是用着空洞无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铁链束缚了他的行动。

“太宰啊……杀了我吧。”在被囚禁起来的某天,名侦探十分难得的开口了,用他沙哑的嗓音祈求着。至于是被关起来的第几天,他也就不知道了。因为每天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太宰治十分怜惜的用冰凉的手轻抚了乱步的脸颊,明明是无限的宠溺,但在乱步看来,他最后的希望也被磨灭了。

果不其然,他听见对方十分熟悉好听的声音缓缓道:“不可以哦。”

乱步绝望的闭上双眼,任凭着死神的杀意笼罩住全身。就连手指都在发凉。

这么折磨他,有意思么?

乱步不止一次在心里这么想着。他没有说,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去说话了。

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握住他冰冷的手——相对于乱步而言确实算是温暖,还带着那令人熟悉的味道。

最后一刻了,还是你吗?

太宰治。

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也有劫。那个劫就是你啊——太宰治。我永远也逃不过的一个劫。


——————
END



啊啊啊脑补了好久的囚禁梗啊终于写出来了!!!
发高烧时的产物,好了我去静静(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