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型愚者。

这里轩泽,也可以称呼我为Aria./楚厌.

倦怠期.
在过精致生活之前决定先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是幻想型垃圾文手,只靠脑补,提笔就什么都写不出来.
欢迎私聊催更(?

跳坑跳车双冠得主.
目前主混足同/欧美.除了韩娱国娱雷区其他大部分都有混.
越来越倾向极圈cp.

万年拉文克劳.守护神是Greyhound.
幸会,多指教.

私心占个tag.
姐妹们可能又会有糖了😭

但是Sami...

之前有个小姑娘要我帮忙找的...大概是情侣服这样的?

我的急救药在哪………………。
😭😭😭😭😭

成了一位太太的第一百位粉丝[doge

几张洛爸私服大家品品。

P3-P4 是伦敦足球奖最佳门将颁奖典礼上的
P5-P6 有狗粮预警x

总的来说洛里爸爸品味还算...过得去吧和某几位相比(...
平常衬衫之类的休闲风穿搭较多,风格也是比较简约,色调都以深色系为主。偶尔几件让人眼前一亮,errrr.......。

其实还有两张白衬衫的但是我找不到了x这个男人穿白衬衫真的犯规了啊!!!!!

【帕洛】SWEET DREAM

CP:Benjamin Pavard/Hugo Lloris
Tips:私设一堆/AU
Rate:全年龄
Summary:你卷本的走神实录。

Label:我想看他俩撒狗粮,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有撸格提及。

——————————



“早点睡。”


雨果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两个马克杯。一个图案是黄白条纹交织组成的数字1,那是雨果自己的,另一个是蓝白条纹组成的数字2,属于现在正窝在沙发上掐着手机的一头卷毛的青年的。


世界杯结束了,面前这个青年也理所当然的搬进了自家别墅。雨果哭笑不得,但也没什么办法,任由本杰明赖在这儿了。


就像吉鲁和格列兹曼一样,他们两个也打了个赌。结果显而易见,本杰明赢了。
说到格列兹曼,雨果估计这两人大概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度假约会吧。他和吉鲁的事儿在队里早就不算什么秘密了,倒是那天本杰明无意撞见时还一惊一乍的特意跑来跟自己说,雨果想到此无奈的弯唇一笑。



雨果正走着神就觉得肩上一沉,随后温热的吐息在耳畔晕开。


“...牛奶?”


青年嗅了嗅,蹙着眉不大情愿的吐出事实。
雨果觉得他现在像极了一只小奶狗,可爱的要死,就差扯着自己的衣角撒娇了。


“睡前喝点温牛奶有助于睡眠。”


雨果淡然的打断了本杰明的抱怨,一边伸手体贴的帮他摘下挂在耳朵上的耳机线。他在忍笑,因为本杰明太像一只大型犬了,就差那对耷拉下来的耳朵和没精打采晃来晃去的狗尾巴。


本杰明长手一揽轻松搂过雨果的腰,下颌也就这么搁在了对方的肩上。
两人身高差距不大,更何况本杰明还尚处在长个子的阶段,谁知道这小孩儿会不会又蹭蹭蹭的拔高那么一节。


本杰明吸了吸鼻子,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拖长了尾音慢吞吞的开口道,


“我能不能不喝牛奶了啊队长——”


“不能。”


雨果觉得如果他现在不能利落的回绝,一会小孩儿见着自己有犹豫的神情会更加得寸进尺,到时候再拒绝就难了。
都是经验之谈啊。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牛奶嘛。


本杰明咬咬牙,长臂一伸捞过自己的马克杯,就着搁在雨果肩上的姿势一口气闷完了。


“有奖励吗?”


本杰明把空了的杯子递还给雨果。


“没有。”


雨果接过杯子。


“那我自取了。”


肩膀上的重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雨果的嘴角。


本杰明早就帮他拎着杯子去厨房清洗了,而雨果还愣着原地。


看着本杰明高瘦的背影,雨果垂眸眨了眨眼。


“今天的牛奶是不是糖放多了...”


奶狗?
不,这家伙是狼狗。

——————————



雨果困了。
他已经打了个两三个哈欠了。


本杰明关上手机屏幕转头一看,自家队长的眼中噙着朦胧困意,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不时的半眯着眼强打精神。


“雨果?”


本杰明轻唤。换来一声从喉咙里呛出来的气音。


墙壁上的石英挂钟提醒着两人现在早已是深夜。
年轻人是熬夜的主力军,本杰明觉得还能再来一把FIFA,而雨果则是一闭眼就能睡着的样子。



空荡荡的客厅一时间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在这里睡会着凉,回房间吧。”


空调的温度始终是这么低,本杰明已经好几次听到雨果低低的吸了吸鼻子。
本杰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柔盖在雨果的肩上,顺势帮他理了理。


没有答话,已经睡着了。


暖色的灯光撒在雨果的脸上,衬得他的睡颜平静温和,就像这个人的性格永远是那么的温柔。长而翘的细密睫毛在眼前落下浅薄阴影,薄唇轻抿起。
这是本杰明第一次如此细致的观察雨果,从他的额头到下颌,仔仔细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视线就习惯性的跟随雨果。可能是初次见面的那个拥抱,又或者是集训时那个奔跑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和更衣室的那番激励话语。


本杰明不知道,他想不明白。


球进了,他第一时间转过头,他渴望得到雨果赞赏的微笑。雨果也总会嘴角一弯,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一刻,本杰明觉得时间都停滞了,欢呼声尖叫声都在耳畔远去,视眼中独留下那人过分的温柔的笑颜。


这是他的队长。
这个笑容是独属于他的。


吹哨,比赛结束。
他拥住雨果,在他怀中落下激动的泪水。雨果轻柔的笑笑,伸出手来揉他的头发,就像平时那样。


“做的很棒。”


雨果在他耳畔小声的说道。


再疲倦,再劳累,为了这一句赞赏的话语,本杰明觉得这一切都很值得。



他们会在晨间一起散步。


清晨阳光正暖,雨果脚下一拐走进了街边的花店。他戴着耳机用脚打着节拍,在玻璃门外等着他的队长。
不多时心中所想的那人就捧着一束花走了出来。朝阳散发着和煦的阳光,洒在花束上,像是覆了一层细碎的金粉。


“可以插在客厅的那个空花瓶里。”


那人这样说道。
破碎的光散在雨果的眼底,和着他的温柔。


他突然有些嫉妒那些花儿。

——————————



本杰明望着桌上的花瓶里被雨果亲手插上的那一束花笑的无奈。伸手把身侧那人朝自己揽了揽,让他的头能靠在自己肩上。



本杰明喜欢看雨果笑。


雨果笑起来眼角眉梢都带着清晰的笑意,一如秋日光晖,敛去了锋芒,只余温暖。


这个梦太美好,本杰明不愿醒来。




“...我觉得我可能恋爱了。”





——————————
题外话:
是50fo的福利甜饼!希望这波安利能卖的成功www
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催更于是连夜(?)赶出了这篇。
尝试性的写了这样的卷本和洛爸,他俩真好...呜呜呜呜(你醒一醒

总之祝食用愉快!

不大不小的伦敦和一场说走就走的卖队友之旅②

前情提要:终于抵达伦敦的两人分别住进了另外两人的家。
是对撒狗粮四人组和互坑二人组(笑


本章帕洛掉落较多,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



坐在自家别墅客厅里的洛里沉思了一会决定给他的好邻居来一通友善的电话talk,就在他的手指已经摁在那串电话号码上时,原本安安静静坐在他一旁打游戏的帕瓦尔探了个头很平静的道,


“队长,吉鲁可能不会接电话的。”


洛里幡然醒悟。


没办法啊手指都摁下去了。
帕瓦尔说你别动,然后也伸手不轻不重的压住他家队长的手指,引着他保持刚才摁住屏幕的姿势滑到一旁空白的界面上。


“看,这样就不会拨出去了。”


帕瓦尔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半眯着眼跟掺了蜜似的,齿间晶莹剔透的糖珠若隐若现。


洛里突然想吃糖了。
不对,这个家伙儿什么时候拿了我放在桌上的糖果?
不对,原来他知道格列兹曼来伦敦的理由?
所以说真正被套路的是我?


洛里开始进行自我反省。

——————————



帕瓦尔说的真对,吉鲁这个时候还真的不会接电话。


不是说他和格列兹曼在做些什么...只是他的手机没电关机了而已。


那他们俩在做什么?
你说小情侣间能做什么,阔别已久的小情侣之间又能做什么?


:)

——————————



说到底还是来旅游的。感谢格列兹曼还记得他此行的初衷,看望自家恋人真的只是顺便而已:)
但是等他联系同他一起来旅游的帕瓦尔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


在一阵消息轰炸也不见那个小卷毛回复消息的格列兹曼一怒之下拨通了他的电话,显然还是没有人接听。
吉鲁被恋人盯着有点发毛,非常自觉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队长的电话。



健康生活的洛里当然已经起床了,正在给帕瓦尔和自己准备一顿早餐。烤的香嫩酥脆的松饼淋上甜滋滋的枫糖浆,配上一杯柠檬水。
洛里一边摆好餐具,一边歪着头用肩膀夹住手机听电话。


“你说本杰明?”


洛里抬头看了眼天花板。


“没起床。我去叫他。”



吉鲁摊手,挂掉电话后用银制餐刀切下一小块煎蛋再用叉子叉起,喂给身侧的格列兹曼。格列兹曼忙着低头玩手机也没管,张嘴就咬,结果被烫的缩了下舌头。
吉鲁皱眉,看着身旁的青年一副委屈的样子一阵心疼,让他伸出舌头帮他吹了吹。


“我会注意的,下次不烫了再喂给你。”


格列兹曼嘟起嘴,吉鲁笑着亲了亲他。


“洛里说帕瓦尔应该还没有起床,等他起来了我们再出去玩也不迟。”



洛里敲了敲帕瓦尔的卧室门,半天也没有听到动静。估摸着对方还没有起床便扭开把手推门而入。


阳光透过玻璃窗慵懒的撒下斑驳光点,尚在浅眠之中的青年睫毛微颤,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眸,隐约见着窗前站着一人。
帕瓦尔坐了起来,努力摆正身体,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卷毛,视线对焦在那个背影上,试图辨认出他的身份。


洛里一回头就看见青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依旧是睡意朦胧的状态,忍不住抿嘴轻笑了一声。


完了,睡懵了。


“醒了就起床,梳洗好下来吃早餐。”


洛里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帕瓦尔,临走前补充了一句,


“格列兹曼好像约了今天要出去玩。他应该给你发了消息,你记得查看一下。”





——————————
题外话:
这章的撸格少到我都不太好意思打tag.然而一写到帕洛就停不下来。
其实上面这部分早就写完了,但是想着多写点就一直存着没发。后边儿就要开始疯狂流水账了(豹笑

主要是开始思索卷本和洛爸的恋爱方式,这是目前的瓶颈。一直想不出适合他俩的恋爱方式所以鸽到了现在...

咕咕咕。

【撸格】不大不小的伦敦和一场说走就走的卖队友之旅①

Tips:私设一堆/小甜饼/AU
Rate:全年龄
Summary:为自家队友操碎了心的夕阳红洛里爸爸猛磕一把狗粮(可能自己也撒了点儿x)的故事【笑
伦敦是个好地方,一切都是缘分。

Label:帕瓦尔/洛里 无差提及。也可视作友情向。有安利因素(x 注意避雷。

——————————



洛里其实挺后悔的。
他挺后悔走进这家店。其实起因很简单——天有点热,他想吃冰淇淋了,仅此而已。于是他脚下步子一转,拐进了街角一家哈根达斯。


熟悉的装潢风格。
洛里点了点头,正准备上前点单视线就被角落里缩成一团的青年吸引了过去。


老熟人了。
——格列兹曼。


洛里闭上眼无可奈何的叹口气,他当然再清楚不过眼前这个小个子是来找谁的。不大不小一个伦敦,说是来找自己的洛里都能笑出声,仅来旅游也是不大可能,盘算了一下也就只有隔壁切尔西的吉鲁了。


不大不小一个伦敦,是吧。


缘分。



估计格列兹曼还自认为隐藏的很好。但也不知道是洛里太过于敏锐还是格列兹曼真的对于感情不大会隐藏,某次赛后看着两人激动的在绿茵场上相拥,洛里就觉得哪里已经不太对了,但又说不上来。
直到发觉两人待在一起的频率好像变高了这才略眼疼的眨眨眼。
洛里觉得不是很好,于是他拍了拍好友吉鲁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格列兹曼面前的小桌上摆着一份双球,已经挖了一半,勺子正好插在另外半个球上。
洛里迅速把另外这个球是留给吉鲁的想法踢出脑海。太恶俗了,更何况格列兹曼对于甜点之类的东西从来不拒绝,不用说是留给吉鲁了,估计下一秒就已经被他消完了。


洛里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说点儿什么的时候,格列兹曼就非常自觉的把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掐着的手机屏幕转了过来。洛里看了眼,是和帕瓦尔的聊天记录。


噢,本杰明·帕瓦尔。
...嗯?


洛里递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格列兹曼咬着塑料勺儿含糊不清的跟队长解释道,


“队长——本杰明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下飞机,你能不能帮我接一下他?”


“...”


“我已经和吉鲁约好了。而且伦敦我也不是很熟...”


“...”


“队长...”


“...我去接吧。”


洛里认命的叹了口气,在心底默默记了吉鲁一笔,一回头就看到格列兹曼捂嘴偷笑的样子。
算了,整个法国队又有几个人能拒绝得了格列兹曼的请求呢?


点完单之后的洛里坐在格里兹曼的对面,用着难以描述的心情挖完面前的冰淇淋球。临走前没忘了给队里另外一个喜欢甜食的小朋友带了一份冰淇淋蛋糕。



“航班班次什么的我已经发给你了!”


格列兹曼眉眼弯弯,笑的灿烂,也不知是因为不用跑一趟去接帕瓦尔还是一会要和吉鲁见面,开心的不得了,挥挥手向他们亲爱的好队长洛里告别。

——————————



吉鲁一只脚刚迈进店里就被扑了个满怀。他刚结束训练,一听说恋人到伦敦了,便急匆匆的冲了个澡换身衣服就赶来见他家的小宝贝——他才不可能满身汗臭味的来赴约,就算格列兹曼不嫌弃他,他自己都嫌。
格列兹曼闻着好闻的沐浴露味儿,更加使劲的蹭了蹭面前的高个子。吉鲁也像往常那样,伸出手揉了下格列兹曼的小平头。


有点扎人。果然还是想让他家宝贝留回之前的发型。
当然这话吉鲁只能憋在心里。


“走吧,回家。”


大庭广众之下吉鲁也不好做什么过火的事儿,只是搂着格列兹曼的脖子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格列兹曼倒是大方,踮起脚在吉鲁嘴上迅速亲了口,笑的一脸促狭。


“好,回家。”


吉鲁牵住格列兹曼的手,手指嵌入他的指缝,十指相扣。格列兹曼还颇为骄傲的抬起手臂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引来吉鲁的一阵大笑。



帕瓦尔?
格列兹曼表示他才没有说过要跟他一起住酒店呢。
自然会有人收留他的。


刚下飞机,还睡的迷迷糊糊的帕瓦尔拖着行李箱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禁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



这边帕瓦尔左等右等也不见提早到达伦敦的格列兹曼来接自己——要知道这次的伦敦之行还是在他怂恿之下才同意陪他一起来的。正解开锁屏打算好好谴责一下对方就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熟悉身影朝自己走来。


他们的好队长,雨果·洛里。


洛里自然而然的接过帕瓦尔手中的行李箱,引着他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看到洛里帕瓦尔当然开心,摁掉锁屏,咬着糖棍儿跟着洛里就走了。
反正都是自己人,队长总不可能把我卖了吧,再说卖了我对队长来说也没什么好处嘛。帕瓦尔腹诽了几句,顺便又谴责了一番抛下自己的格列兹曼。



洛里好不容易接到了帕瓦尔,小孩儿可兴奋了,跳上队长的车就拿出手机开始拍照。洛里笑的十分无奈发动了车子驶离机场。


“怎么都来伦敦了...你们决定好住哪儿了吗?”


帕瓦尔当然知道那个“你们”指的是谁,一脸毫不担心的样子,咧嘴一笑道,


“我和格列兹曼住酒店呀。”


洛里噎住了。转过头来看着副驾驶座上依旧兴奋的帕瓦尔,用着一种复杂的眼神。他原本只想套个话而已,看来小孩儿果然还是心思太单纯。
帕瓦尔不明所以的歪了下头,正巧对上洛里的视线。还是洛里率先移开,轻咳一声佯装仔细看路的样子。



“你还是住我家吧。”


半晌,洛里才开了口。


“...什么?”


“你真的认为格列兹曼会跟你一起住酒店吗。”


这下轮到帕瓦尔沉默了。
洛里瞥了眼见他没有接话,便继续道,


“我们打个赌吧。格列兹曼会住在吉鲁家。”


帕瓦尔略有些惊讶的挑了下眉,满是不可思议的样子。洛里淡然的朝他抬了抬下颌,示意他打个电话问问格列兹曼。


帕瓦尔动作更迅速,直接在已经点开了的ins上私了格列兹曼,摁动键盘的速度一度让洛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时代了。


没一会洛里就见小孩儿用一种犹豫的眼神望着自己。洛里无声的笑了笑,方向盘一转拐了个弯。


“去别墅。”


意料之中,身侧传来的欢呼声使得洛里再次无奈的弯了弯眼角。


年轻真好。洛里感叹着。





——————————
题外话:
洛里爸爸实在太可爱了非常想带他玩儿,但是觉得让他一个人吃撸格的狗粮实在过分就把卷本拉上陪爸爸一起吃狗粮[doge
所以说这对应该叫什么,帕洛?卷洛?

今天的爸爸也是为队里的小朋友们操碎了心呢(笑

四人组真好磕,我爱他们!

【撸格】MATIN

Tips:私设一堆/同居/小甜饼/AU
Rate:全年龄
Summary:这是一个格子刷牙刷着刷着开始走神的故事。(?

——————————



“起床了。”


睡意昏沉的格列兹曼努力的睁开双眼就见他床侧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窗帘被拉开了一点缝隙,一丝光线从他身后斜漏而出。逆着光看不清他的脸,但熟悉的味道令格列兹曼安心的闭上眼翻了个身继续与梦中的大天使长谈话。


吉鲁看着床上的大男孩儿半点没有想要爬起来的意思,无奈的挑眉,转过身去干脆利落的将厚重的窗帘全部拉开,让阳光毫无保留的倾泻在这个几乎终日不见光的卧室。
格列兹曼不喜欢阳光,就连窗帘都是订制的最为厚实的遮光窗帘。


这回格列兹曼总算清醒了些,但起床气无处发泄又不想下床重新拉好窗帘,只得将已经弄得乱七八糟的被子再次抖落开,蒙住脑袋埋在一堆柔软的枕头中。


吉鲁一个伸手一把将这个蜷缩成一团的青年抱了过来,爬上床半搂着他。一边轻柔的拉下被子,恶作剧似的伏在他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事实上,格列兹曼的耳朵非常敏感。


这下格列兹曼几乎是用跳起来的。



吉鲁揉了把他睡得乱糟糟的头发,笑着说,“别闷死自己了。起来。”


格列兹曼几乎是用扔的把紧攥在手中的被子抛到吉鲁的身上。吉鲁显然也没有预料到眼前这个青年会来这么一下,愣了一会才手忙脚乱的把遮住视线的被子弄了下来。抬眼就看到青年慢吞吞的光着脚挪向浴室的背影,不禁无声的笑了笑。



格列兹曼挤了点儿牙膏在牙刷上,一边刷牙思绪一边不知向何处飘去。
他在思索与吉鲁的初识。




也是个这么样的清晨。
但是格列兹曼尽他所能起了个早——在十几个闹钟隔一分钟闹一次的情况下。因为今天会有人来看房子。顺带一提,这些闹钟全都报了废。


就在前不久,格列兹曼深深的意识到了一个人住着这么一大栋的别墅是有多么的无趣。在好友姆巴佩的建议下,他决定去找个室友。不是合租,因为这栋别墅就是格列兹曼的。


“找个人陪你,不会那么无聊,而且还有钱赚,这不两全其美?噢对,你不缺钱。”
这么说着,姆巴佩翻了个白眼。


于是当晚格列兹曼就把这条消息敲在了一个专门的网站上。一个星期过去了,石沉大海。就在他即将要放弃的时候,空荡荡的消息评论里增加了一条。


【可否具体聊聊?】


于是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显而易见,谈妥了。
对方第二天早上就来看房子,于是这导致了格列兹曼三个月以来的第一次早起。



当那个头像花里胡哨的大胡子法国人敲响别墅大门的时候,格列兹曼的哈欠才刚打到一半。当他慢悠悠解了锁开了门,顿时就愣住了。
吉鲁以为格列兹曼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于是弯了弯眼角挂上一副自认为和善的笑容做了个自我介绍并说明了来意。
格列兹曼有些发懵的点点头并请对方进来。事实上,他在想——这人怎么这么高。


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基本内容在网上已经谈好了,只是再次敲定了租金以及关于双方的个人习惯之类的问题。


下午,这个高大的法国人就拎包入住。


吉鲁携带的行李并不多,只是几件换洗衣物和部分生活用品。因为格列兹曼告诉他,牙膏牙刷毛巾之类的都是已经备好了的,不需要再带过来。


忙活了一下午晚上两人决定吃顿大餐庆祝一下。然而当格列兹曼拉开冰箱门的一瞬间表情凝固了一下,又觉得叫外卖实在太傻了,这才拉上吉鲁外出觅食说是要吃顿好的。


真的没什么,就是距离最近的一家五高档酒店吃了烛光晚餐——听着确实有那么点儿古怪——我是说,法国人的浪漫细胞。
意外的是两人都吃的挺开心。



对于男孩儿们来说,体育运动和游戏永远是最聊得开的话题。
吉鲁和格列兹曼都喜欢足球,不过一个是室外,一个是室内。
吉鲁笑笑说,其实一进门就看到你那个超大的足球桌游戏台了。格列兹曼颔首道,其实一个人是不方便玩儿的,所以我更擅长实况足球。


第一个话题就是这么终止的。


不过好在气氛并不是一直这么凝固。吉鲁擅长找话题,格列兹曼也会顺从的应下,就这么你来我往的也能聊上好一会,直至第一瓶酒见了底。


格列兹曼秉着小酒怡情,点到即止的原则,坚决不再开第二瓶酒。两人也吃的差不多了,结账回家。



结果回家换了鞋,第一件事就是足球桌游对决。
结果也有些出人意料,十局五五开,平了。准备第十一局的时候,格列兹曼选择去洗个澡。
等两人都洗完澡,又窝在客厅里的软沙发上看了电影。



一切都是这么的顺其自然,就像两人早已一起度过了好几年。但是这只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或许他们将会这么度过接下来的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



临睡前,吉鲁凭借着身高优势在格列兹曼的额上落下轻柔一吻。


“这是晚安吻。”


格列兹曼踮了下脚,也在吉鲁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也是。晚安。”



今晚应该能做个好梦。
关上卧室门后才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被格列兹曼亲了的位置的吉鲁如是想到。

——————————



吉鲁觉得格列兹曼在浴室待的时间好像太长了点,于是走进去一看才发现那家伙刷着牙开始走起了神。最后又好气又好笑的曲指不轻不重的弹了下格列兹曼的脑门。


“嘿想什么呢?”


“...没什么!!”



然后到了晚上,格列兹曼还是从实招了。
吉鲁听完后大笑着在对方的唇上吻了吻。




他们还会这么过下去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