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ism.

[轩泽]星辰冠冕赐予荣耀.
CP向多而杂,沉迷MAR无法自拔。
主DH.Jarny.EC.Gamquick.DJ.HW(大概。
南国纯血预言师(…)

神官与渡鸦

架空平行世界全员已死设定*
暗含疾雨瑞耀*


渡鸦,一种象征着皇权的生物。
旧时代*,格莱尔家族的家徽上就印有渡鸦。但是神官本人则亲口承认他对渡鸦没有什么好感,就像对他的父母一样。他对于父母唯一的印象只有渡鸦——灰暗十字架上的。
阴森的墓地一直是耀修内心的一个死结。
歪斜的十字架至今为止依旧伫立在旧址的后花园,或者称为后葬园更为贴切些。那里曾是渡鸦经常光顾的地方之一。

“渡鸦之城”莫迪利斯,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只渡鸦在空中盘旋,四周弥漫的阴郁。
是的,莫迪利斯,的遗址。似乎这就能解释“渡鸦之城”的由来。
真正的莫迪利斯早在战乱中被抹去,这里也是格莱尔家族初代所在。

“故国焦土之上的墓碑、残垣、黄昏,野草乱枝,荆棘丛生,好比是存在之孤独的象征。”
“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我对于渡鸦的厌恶。”
“新的时代终会来临。”
耀修在纸上写下这几句话。
早已泛黄的牛皮纸不知究竟束于高阁多久,也不知还要再束之多久。或许一把火就会结束这一切。
“莫迪利斯,曾经的‘阿卡迪亚’,现在的‘渡鸦之城’。黄昏早已在那里烙印下永不褪去的痕迹。”
“我将那命名为‘神的遗迹’,那儿终究是我最后的归宿。”

是归宿,不是家。
在神官的记忆中,早已没有了家这个概念。
就在瑞恩死后不久。
“我向往着永夜,而非黄昏。”
“就像是吸血鬼永远无法欣赏最美的黎明日出。”
这点上,他和瑞恩达成了共识。
无数个寒夜,点燃的火把灼烧了耀修的双眼。发梢的那抹银色终于开始吞噬耀眼的金色。*刺痛的鲜红自寒冷的匕首滴下。这是渡鸦“永不复还”的诅咒。*

帕泽尼亚曾经归结过耀修的一生:他一直追寻着记忆中的阿卡迪亚,也就是“神的遗址”。
他还打趣的说道:“耀修即便是否认也不得不接受‘渡鸦使者’这个身份。这一点也不是在赞美他,对他而言,那是耻辱。”
就像是回忆录里耀修自己写道:
“只有翱翔于蓝天的鹰才能证明我的存在。他们一直在尝试着征服天空。”
这样就能解释耀修一个无神论者却被冠以了“神官”的名号。
格莱尔家族是旧贵族,因为耀修是无神论者的原因,十二岁被从家族中除名。
少有的,他逃过一死。否则他将成为后花园众多十字架之一,也无法被世人所知。
显然,“耀修”是在他离家之后改的名。
没有人知道神官的原名究竟是什么。
随着他的死,这个秘密也永远埋葬于地下。

“它们朝着教堂飞去。几个月以来,一直盘旋在教堂的穹顶上方。因为它们只在月夜出没,不少迷信都和它们联系在一起,但是没有任何诱因会使它们回到圣塔内。”
“月夜下收割灵魂的死神。”
瑞恩的的字迹随着墨迹已干,印在了泛黄的书页上。
上面还有被细细描过一遍的痕迹。
但是很明显,描摹的那人并不适应瑞恩飞扬的字迹。
“是耀修的花体字。”帕泽尼亚在看了一眼之后迅速下了结论。“你看,字母的拐角处有不明显的弧形。这是他写字的习惯。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化呢。”
帕泽尼亚轻笑。
但是帕泽尼亚还是忽略了书角微小但写的很认真的花体字:“灵魂被禁锢于昏暗的天幕之下。”
像是对于瑞恩那句话的回答,又像是别的什么。
如果帕泽看到了,他会想起瑞恩曾在“序曲”中写下的:邪恶或者先知的代表,是鸟类亦是恶魔。
这句意义不明的话语似乎在嘲讽着渡鸦,但是实际上文字底下所暗藏的预言性的警告却“恰好”被耀修所撞见。
以另一种方式在警告自己,耀修不禁哑然失笑。

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接到瑞恩的死讯,赶到他身边时已经有人在陪他了。
是一位叫做埃琳的小姐。
至少耀修表面还是表现的十分礼貌。对方是雷西亚家族的后裔。基本的礼貌还是必要的,即便是没落的贵族。
雷西亚家族。耀修在心中冷笑一声。连这个时候也不忘攀关系吗。
“小姐是来殉情,免逃一死吗?”耀修还是忍不住出声讽刺。随后赶到的帕泽尼亚根本来不及阻止。
“耀修先生误会了。”埃琳·雷西亚提起裙摆,浅浅的鞠了一躬,“我只不过恰好经过。”
“行了耀修。去休息一下吧。”
帕泽尼亚赶忙说道。他很难保证下一秒耀修就准备去找雷西亚家族好好算算账了。
雷西亚家族只是个没落的家族。
和原来的工会一样。

耀修很快就厌倦了灾难带来的创伤,恐惧之中掺杂了兴奋的气息,危难如末日般壮丽。
“生与死之间的高墙不再是那坚不可摧的样子,渐渐变得稀疏起来,在那个9月,它就如一张纸片一般,人也变得透明。只有他们的内心,冥冥然闪烁着的火苗,才能将他们定位。”
“他们不希望在今夜死去,更何况自己的生生死死将不为人知。”
因为送葬者,是渡鸦。
耀修叹口气,将羽毛笔再次放下。
他已经目睹了太多人的死去,伤痕累累的内心早已麻木。
因为预言中的将死之人,从来不是他。

很快,他也迎来了他漫长人生中最后一次参加的葬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人才是殉情。
他们两个是少数不多一生都在战场上的,更何况还有一个是学者——疾风和雨果。
接到渡鸦传来的死讯,耀修的内心猛的一抽。最后还是释然的笑了。是啊,连他们也都死了,我也差不多了。
望向窗外,已是黄昏。远处的钟楼传来的第六下钟声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渡鸦的叫唤声使得耀修不得不重新面对他所不想面对的现实。

葬礼是在他的主持下举行的,就在教堂内。他们死后和瑞恩他们葬在了一起。
那个墓园是耀修特意修建的,就在原来的工会遗址上。
他们死后也会在一起。
白玫瑰依旧盛开。

墓园中已经伫立着二十个十字架。
墓碑上的铭文铭刻着他们辉煌的过去。
还差两个。
雨滴打湿了娇嫩的花瓣,几片花瓣已经随风飘舞落于不远处。
雨幕中,那个身影再次孤独的退去。
身后是那片安静的墓园。

圣塔中禁锢着二十个孤独的灵魂,二十只渡鸦在落满灰尘的王位上平静的注视着一切。
他们相信,空下的两个位置很快就会被补上。
悲哀的灵魂将重新回归天际。
送葬的镇魂曲也将再次颂唱。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