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ism.

[轩泽]星辰冠冕赐予荣耀.
CP向多而杂,沉迷MAR无法自拔。
主DH.Jarny.EC.Gamquick.DJ.HW(大概。
南国纯血预言师(…)

【瑞嘉】咖啡因

#特别短的没有任何营养成分的小甜饼x.(?
#大概是场描练习(。)并不明显的学院paro.
#恋人设定.螺丝视角👀



“嘉德罗斯,不能总窝在这里喝咖啡。”


缓缓的将头从手臂弯处抬起,眯起狭长的眼眸用审视的目光把面前那人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实际上是在迫使自己聚焦罢了。

-虽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也只有他了。


面前放着一杯不知何时端上来的咖啡,大概是店长看我睡的太熟便没有叫醒我。袅袅白烟从骨瓷杯中飘出,在空气中渐渐消散。

午后的阳光实在过于惬意,不自觉的就趴下来睡着了,或许是连着几日熬夜复习,疲惫不堪,等到彻底考完解放,倦意袭来。


“呜…。”

从喉咙中含糊不清的挤出一个音节算作应答,干涩之感夹杂着睡眠不足所带来的困意一并席卷脑内,混沌不堪的侵扰每一根神经。

曲起指节勾住杯把,胡乱的灌了几口咖啡。

…是甜腻的卡布奇诺。

被咖啡浸染过的奶沫与口中余留的淡淡苦涩香甜使反应迟钝的大脑做出判断,这才后知后觉的抬起眼皮重新注视着对方。


——格瑞。



“噢…是你啊。”

正式的应答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才从世界彼端传回,不大不小的声音伴随不远处几声清脆的啼鸣。

“有什么事吗,格瑞?”


好累、
…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被动的屏蔽掉呼之欲出的答案,几秒钟前脑中闪现的景象正与此刻重合。




“陪我出去走走吧。”

一模一样。他启唇发出的微弱气音,每一个口型,每一个音节,语气平淡的好似月下毫无波澜的海面,说话时眼角轻微弯了弯——都和想象那般如出一辙。



“…好啊。”
我听见我这么说道。





-反正啊,都是不可能的。